当前位置: 主页 > 国内 >
大理治疗妇科宫颈糜烂的医院

当前文章:http://611725558.xunsw.cn/a/fb447_25362.html

发布时间:2017-10-24 07:24:42

大理诊治妇科病的专科医院大理长了子宫肌瘤怎麽办  

古荥村“60+”老人看老照片 一起“忆童年”

记忆,可以被淡忘,却无法被磨灭。有时,只需一张老照片就可以破解密码,穿梭回旧时光,这才真正明白一个最直白却让人流泪满面的真理——每一位头发斑白的老人,都曾是个孩子。 前两天,大河客户端关于1960年春节郑州古荥萌娃拜年老照片的报道,引发网友们的热切关注。2月1日(大年初五),记者来到郑州市惠济区古荥镇,试着寻找照片中曾经的“小萌娃”,并对部分寻找过程进行了直播。 经过一上午的努力,记者找到了当年幼儿院的老师,以及曾在幼儿院上学的孩子,如今,他大理东方妇产医院们都已是白发斑驳。当天,老人们一起忆童年,还重新回到了幼儿院、敬老院旧址,拍照留念。 回顾|老照片中敬老院的院长找到了,已94岁 春节期间,一组《关于春节记忆》的老照片在朋友圈热传,引发不少人的怀旧情怀。1月30日(大年初三),大河报资深读者老翟联系上记者,他表示,其中一张1960年春节照片,为原郑州市区古荥人民公社幼儿院孩子为敬老院爷爷奶奶拜年的情景。他通过大河报、大河客户端寻找当年这些“小萌娃””。 记者查询发现,这张照片来源于新华网,原发于2011年,老翟就是当时保存下来的。老翟说,照片标注的“郑州市区古荥人民公社”为现在的郑州市惠济区古荥镇,一部分已经拆分划入高新区。“第一次看到这张照片时,我在高新区工作,便收藏了下来。”老翟说,原本,他想有时间了把照片印出来,找到照片中的地点和人,帮他们找到童年的记忆,重温记忆中的乡愁。当天,大河客户端向网友征集线索。 “你好,我看到老照片了,我妈之前是敬老院院长。”1月31日(大年初四),读者刘国顺拨通记者电话时。刘国顺的母亲今年94岁,名叫王玉大理东方妇产医院瑞。之前身体很好,还会骑三轮车,去年5月摔了一跤,中风了,如今卧病在床,言语不清。1960年,也就是这张照片的拍摄时间,刘国顺只有4岁,正在当时的古荥人民公社幼儿院上学,但对照片中的场景没有印象,也没有在照片中发现母亲的身影。 探访|卧病再床的她,一眼认出“敬老院” 2月1日(大年初五),记者和老翟在刘国顺、刘兰枝的陪同下,来到郑州市惠济区古荥镇古荥村探望王玉瑞老人。卧病在床的她一眼认出照片中熟悉的建筑,尽管言语不清大理东方妇产医院,但脱口而出三个字——“敬老院”。“敬老院院长……”时隔数十年,这一身份,她依然没有忘记,一直念叨着。 因为照片不清晰,老人未能认出照片中的人。不过,她口里不停说着一个名字:闫培英,是当时幼儿院的一名老师。 “我妈了不起,很能干!”刘兰枝说,1960年,母亲只有37岁,她对敬老院的老人很好,后来,母亲去大队妇女队当队长,老人们都拉着她的手,哭着不让走。老太太还当过劳动模范,2006年还获得郑州市“十佳母亲”称号。 说话间,老人突然哼唱起来。“她这是在唱《东方红》呢。”刘兰枝“翻译”道。“东方红,太阳升……”唱着,老人竟然红了眼睛,呜咽起来。 欢喜|村里小路上,“60+”老人一起“忆童年” 随后,记者来到村里寻找老太太口中的闫培英老人。 “当时孩子们去敬老院拜年,我好像还带着他们排练节目呢!”闫培英老人已经82岁,她的一句话让记者和老翟看到希望。但仔细辨认后,她无法确定自己是否在照片中,对当时的事情只是有些许印象。 “快来瞅瞅,找找照片里有你没?”渐渐地,村里许多60岁左右的老人围了过来。“我对这个事儿有印象,但记不太清了。”63岁的王全凤说。“我也在幼儿院上过,时间太久,记不得了。”62岁的张陆海说。 因为照片不够清晰,加上这些年过花甲的老人当时只有四五岁,无法还原当年的情景。不过,神奇的是,一张老照片犹如一把时光钥匙,瞬间打开了老人们关于童年的记忆。 “我小时候可孬了,在幼儿院跟人争红薯,我恼了,把红薯扔到小朋友身上,我爸知道后大理东方妇产医院,把我打了一顿。”说着,王全凤大笑起来。 “我记得每天幼儿院会给咱发萝卜丝吃。” “你还记得不?咱幼儿院的小床是天蓝色的,那时候老不想睡午觉。” “小时候就知道吃吃、跑跑、蹦蹦,可开心了!” “哈哈哈……”村里的小路上,传来一阵阵笑声。 “你说这年轻时候咋‘嗖’地一下就过完了呢……”旁边,82岁的闫培英突然冒出一句话,竟颇有文艺范儿。 轮回|老人重返旧址,敬老院变幼儿园 一场回忆之后,刘国顺大理东方妇产医院、张陆海俩“老伙伴儿”决定再次回到幼儿院、敬老院旧址,寻找记忆,闫培英老人也一同前往。 “这个路口该拐了吧。”“错了,你还没我记得清。”张陆海、刘国顺沿着自己的记忆,寻找“老地方”,路上调侃拌嘴,年过花甲的他们似乎又成了小孩子。 闫培英老人的思绪也一下子被拉回到过去,向记者念叨着:“我那时候真年轻啊,干劲儿可大……” 幼儿院旧址也位于古荥村,距离王玉瑞老人家只有10分钟车程,现在,这里已经变成了三层小楼,当年的风貌全无。四百米左右处就是当年的敬老院,临街,如今已经成了幼儿园。 据刘国顺回忆,当时的敬老院是三进院,后面还有一菜园,正门进去是一面墙,写着“幸福无疆”四个字。绕到幼儿园后面,第三进院的老房子还在,只是已经有人居住。 临走,在敬老院旧址,现在的幼儿园门口,记者为闫培英、刘国顺、张陆海老人拍了照片,留作纪念。“很感谢老翟和大河报,我和村里的老人都很开心,看到老照片一下子回到了过去,想起很多事情!” 刘国顺说。 当天,大河客户端对寻找的过程进行了直播大理东方妇产医院,不少网友为这样的情怀点赞。有网友说:“寻找到的不仅仅是过去的回忆,还有感情……”网友“老李”说:“一张照片,一段回忆,带来多少情愫,多少共鸣。”

------分隔线----------------------------